野生动物摄影师的20年拍摄笔记_网易艺术
每年的5月22日之所以被定为国际生物多样性日,正是因为我们意识到了物种消失的残酷和多样性自然的美丽。多年来,野生动物摄影师约翰·艾奇逊将镜头对准那些我们从未见过的深陷困境的动物,他知道这些动态影像可以带来某种改变,因为它们是如此触动人心。 每年的5月22日,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生物多样性是地球生命经过几十亿年发展进化的结果,也是人类赖以生存和持续发展的物质基础。然而,随着环境的污染与破坏等原因,如今世界上的生物物种正在以每小时一种的速度消失。这种消失是可怕的,这些物种一旦消失,就不会再生。而这意味着,人类不仅会失去一种自然资源,还会通过生物链引起连锁反应,影响其他物种的生存。作为世界上优秀的野生动物影片制作人之一,20年的时间里,约翰·艾奇逊随团队游走于世界各地,目睹了无数壮观场景——在雨中看塍鹬捣烂泥,被一只北极熊跟踪,头顶卷起雪雁“龙卷风”,目睹企鹅被海狮撸成肉块,甚至从呲牙咆哮的雄海豹群中来回穿行……在展示专业野生动物拍摄团队的生活之余,艾奇逊也揭示了多种野生动物真实的生存现状,以及那些长期与野生动物共同生活,并且与它们有着复杂互动关系的人:动物保护专家、在野生动物栖息地生活的当地人、热爱动物的志愿者等。艾奇逊将这些故事写成了《消失的脚印》一书,他希望通过这些故事,让大家了解野生动物,这不仅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不同,也会为动物们的生活带来改变。约翰·艾奇逊,野生动物摄影师,BBC、国家地理杂志、美国公共广播公司、探索频道常驻摄影师。他的纪录片作品包括:《冰冻星球》(Frozen Planet)、《黄石公园》(Yellowstone)、《生命》(Life),以及《大猫日记》(Big Cat Diary)、《春日观獭指南》(Spri ngwatch)等。艾奇逊说,他无法对很多野生动物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现实视而不见。在弗伦奇弗里盖特沙洲,艾奇逊看到了死去的信天翁雏鸟,因为它们的亲鸟错把塑料当成了食物。我们每个人都在面临选择,面临对野生动物保持怎样的关注才是适当的选择。归根结底,这是人类与动物该如何共享自然资源的问题。艾奇逊相信,最为重要的选择,不是“站在捕食者的一边,还是站在猎物的一边”,而是“站在大自然的一边”。由于拍摄纪录片《冰冻星球》,艾奇逊很幸运地获得了前往挪威最北端斯瓦尔巴群岛的机会,在那里,他加入了拍摄北极熊捕猎的团队。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两种动物是帝企鹅和北极熊,它们分别生活在地球两极的极点附近。不过,找到正在捕猎的北极熊颇费周折,更不要说拍摄了。以下内容节选自约翰·艾奇逊所著的《消失的脚印》,已获得出版社授权刊发。《消失的脚印:BBC御用摄影师20年野生动物拍摄笔记》,[英]约翰·艾奇逊著,王尔笙译,未读丨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2020年3月版。斯瓦尔巴群岛北极熊的最新消息斯瓦尔巴群岛的北极熊来自群岛周围巴伦支海的广大地区。一个世纪以来,这里的猎人每年要杀死300头北极熊。自从40年前捕猎停止后,北极熊的种群数量有所恢复,目前生活在巴伦支海的北极熊大约有3000头,但它们繁荣的时代恐怕到头了。或许因为食物稀缺,一些北极熊的身体很单薄;另外在斯瓦尔巴群岛南部,随着近年来冰区萎缩,母熊所产幼崽的存活率越来越低。同样的影响已经在阿拉斯加的波弗特海显现。据报道,海冰规模在2005年创下新低。就在该年,五分之一的母熊找不到食物,同时首次发现北极熊猎食同类的现象。在另一个少冰年,阿拉斯加海域一头佩戴跟踪项圈的北极熊,为了寻找海冰和作为食物的海豹,在9天时间里游了将近700千米。这次行程,不仅让它的体重减轻了四分之一,还搭上了自己幼崽的性命。随着气候的变化使冰层融化,越来越多的北极熊面临上述危险,被迫把更多的时间消磨在岸上,也让它们与人类的接触变得密切。目前,很多斯瓦尔巴群岛的北极熊选择常年生活在海冰上。与此同时,数量较少的峡湾北极熊,例如我们拍摄到的第一头北极熊,则靠近岛屿生活。在鼠湾小屋生活的一年间,琳达已经与其中一些峡湾北极熊变得熟稔,尤其是受到海豹肉吸引的那几头。她需要她的狗保护她,但它们的食物对北极熊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这算是对“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诠释吗?她的博客记载了这一年的有趣经历。最初她写道:“我喜欢光线的变幻之美。当我看到洁白的雪山、晴朗的天空、满天的繁星和转瞬即逝的极光时,我就知道我为什么来到这里。美丽贯穿这里的一切。”但是到了10月中旬,太阳落山了,而且直到次年的3月太阳才会再次升起。接下来,第一头“一根筋”的北极熊在黑暗中多次“登门拜访”。她叙述道,有时来的北极熊太多,她会悄悄离开小屋。“门上的小窗户终于发挥了作用。我瞥见站在门阶上的北极熊的后背,很高兴门还算坚固!我驱赶它但不敢追它太远。”月圆之夜,她感到放松,在白雪皑皑的背景之下,月色显得异常明亮。皑皑的背景之下,月色显得异常明亮。“我很想知道,是谁开启了光明,让群山如此闪亮,柔和的光线投射到覆盖着冰雪的海边悬崖上,这一切就像童话故事中的场景。”就在圣诞节前,斯瓦尔巴群岛的总督派直升机送来了礼物:新鲜的水果、邮件(包括一棵小圣诞树)和一位大概待到下个月的伙伴。北极熊继续来骚扰她(总共有三百来次),她也一次次地赶走它们,但她依然有时间装饰圣诞树并跳跳乡村舞蹈。圣诞节当天,她期盼着光明的回归,她写道:“现在,空中闪烁的群星就是我们的太阳。”她的狗睡在外面,即使-40℃也是如此,但她的机动雪橇和其他机器都因严寒停止了工作,所以她只能乘坐自己永远充满热情的狗拉雪橇去检查捕狐陷阱。到1月末的时候,冰冻的荒原变得异常静谧,大多数北极熊都去了其他地方,狗食也在不断减少。正午时分,南方的天空出现一抹亮色,但琳达依然可以看到头顶的星星;紧接着一场暴风雪来袭,不到一个小时,新鲜的积雪便超过一米,几乎把狗舍连狗一起掩埋。正当她吃力地收集并融化大约一吨的新雪做饮用水源时,储藏室的一角坍塌了,劈柴滚落到小屋的地板上。虽然外面寒冷刺骨,但对一座木质结构的建筑而言,火灾的威胁远超过北极熊。幸运的是,她听到了炉灶破裂的声音,并及时扑灭了火苗。一天早上,她醒来之后发现两头北极熊在窗外交配,不久,绒鸭也回来了。“峡湾彻底暖和起来了……时间仿佛停滞了。待在这里,可能会有孤独的时刻,但至少我们有最美丽的合唱团。”曾经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也非常渴望伙伴的陪伴:“有时我在早上醒来,却不愿意下床……梦里有很多人,为了和他们在一起,我希望一直睡下去。”在北极地区,阳光回归得异常迅速,到4月中旬,琳达意识到午夜阳光已经降临。她很难想象,仅仅几个月前,天还是那么黑,而且“我们要穿上四层衣服才能外出”。春天来了,比前一年早了一个月,怪不得当斯泰纳尔和我拍摄北极燕鸥时,它们似乎不知所措;到仲夏时,绒鸭和燕鸥已经开始筑巢。在夏至日这天,琳达把她的圣诞树烧掉了。她在鼠湾的生活也即将结束:“最后一周充满了离愁别绪,甚至最后一次追逐北极熊都令我伤感。我猜想我身体的一部分依然与燕鸥、绒鸭和浮冰交融在一起。”后来她生了一个儿子,斯泰纳尔成为他的教父。为了纪念和北极熊相处的那段时光,她给儿子起名为Sigbjrn,意思是“胜利之熊”。琳达期待他在高纬度北极地区茁壮成长。“我想永恒的变化是人们深深爱上斯瓦尔巴群岛的原因:恐惧与欢乐、黑暗与光明、幸福与激动,还有季节变化。一切的一切,在这里都可以找到。 相关推荐 2020年最后一次“超级月亮”现身天宇 回不去的“家乡”对于艺术家意味着什么 晨光里的野兔、被野狼惊飞的群鹅……GDT公布获奖摄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